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位置: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 玄幻魔法 > 霸皇紀 >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敬酒

我叫mt4金币如何换成人民币: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敬酒

    十四階神兵龍皇戟,也要受到人界法則的約束。除非高正陽橫下心強行對抗人界法則。

    但和人界法則對抗,用的力量越強,人界法則的反擊就越強。

    高正陽雖然強橫,也不會和人界法則較勁。

    正常情況下,高正陽也無法一擊就斬滅蟲族全族。

    但思維囚籠,本身就是集合蟲人全族力量足組成的領域。人界法則的力量,都被思維囚籠扭曲。

    蟲人在思維囚籠中,能釋放出遠遠超出人界法則極限的力量。

    最直接的呈現就是毀滅一切的熾烈電漿。

    思維囚籠的法則,完全的針對蟲人的思維波特性。雖然人界法則在這里被扭曲,其他人卻無法這種扭曲法則。

    蟲人比較倒霉的是遇到了高正陽。

    高正陽和其他強者的差別在于他是十四階。而且掌握了許多強大十四階法則。

    站在更高的層次,再看思維囚籠,高正陽就能看到很多的漏洞。

    蟲人女皇第一擊,高正陽能從容接下,就是他找到思維波沖擊核心變化。

    等到蟲人女皇施展第二擊,高正陽已經計算出了她們思維波的頻率。

    這也是高正陽之前催發心靈力量,在所有蟲人女王心中留下了心靈印記。

    蟲人女皇雖然不斷變化思維波頻率,高正陽卻能通過眾多蟲人女王的思維波動,計算出真正的思維波頻率。

    有了這個思維波頻率,高正陽就能反過來倫利用思維囚籠法則,施展他的力量。

    十四階龍皇戟,也正是從思維波震蕩逆勢而上,把眾多蟲人強者一舉斬殺。

    高正陽這一斬用的不是蠻力,而是神妙無匹的武道變化。

    對于觀戰者來說,他們都理解不了這其中的精微變化,更看不懂高正陽的應變。

    所有人只看到了高正陽揮戟一斬,所有母巢被斬破。戟刃發出的明銳神光,把天地都斬裂開來。

    大地上一座座母巢崩?;倜?,讓這片大地的元氣異?;炻?。這片大地上生存的億萬萬蟲人,也因為思維波反噬,幾乎同一時間死亡。

    蟲人也是一種生靈,無數蟲人一起死亡。整大地的散發著濃郁的死亡氣息。

    這些生靈雖然大部分都沒有靈智,但高階蟲人的精神卻非常強大。

    高正陽一拂血神旗,血光瞬間蔓延,又瞬間消散。

    十四階的血神旗在一放一收之際,已經把索所有蟲人神魂精血的收了起來。

    蟲人的數量雖多,對十四階血神旗也沒什么大用。

    高正陽只是不想浪費力量。而且,無數蟲人散逸的精魂怨氣,也容易醞釀出禍患。這樣處理最為干凈省事。

    直到高正陽收拾了殘局,凌云大營中的眾多人族強者還沒反應過來。

    許多人都如墜夢幻,不敢相信戰斗就這樣結束了!人族最大的威脅,就這樣被高正陽輕易滅掉!

    高正陽和蟲人的戰斗很激烈,但整個戰斗過程卻很短暫。

    全部過程,不超過三十秒。

    三十秒的時間,一個強大之極的種族就滅亡了。

    對于人族強者來說,勝利來的如此輕易,簡直像開玩笑一樣。

    以至于眾人都呆在那里,不敢相信他們看到的一切。

    眾人面前的巨大光鏡上,都是狂暴的元氣轉化成各色流光。

    看上去就像是一副閃耀的現代抽象畫,五顏六色,一團混亂。

    光鏡上標注的各種數值,也在不斷跳躍。

    整座凌云大營,都不可避免的在元氣震蕩中起伏波動。嗯,那感覺就像大地變成了海水,波濤起伏不定。

    呆了一會,騰蛇才率先打破沉默,“大人神威無盡,彈指間蟲人已經的灰飛煙滅……”

    雖然高正陽不在,騰蛇說的卻情緒飽滿,非常有感染力。

    嚴峻等人才如夢方醒,跟著一起歌功頌德。

    “大人此舉,奠定了人族萬世太平。功德無量……”

    “大人真是我人族架海金梁,擎天玉柱……”

    幾個人族高層都沒什么經驗,也比較矜持,拍起馬屁來也都沒有新意。

    眾多人族強者聽了,都是暗自鄙夷。他們到不是鄙夷嚴峻他們拍馬屁,而是看不起他們拍馬屁的水平。

    有人帶頭了,其他人自然不甘人后,都跟著一起稱頌高正陽。

    眾人拍起馬屁來也都是理直氣壯,毫不心虛。

    以高正陽的強橫,以他的表現,配的上所有稱頌贊美。

    這個時候,眾人只覺得語言貧瘠,居然沒什么更好的詞匯能贊美高正陽。

    不少強者心中都生氣了一個念頭:書到用時方恨少。

    凌云大營中雖然一片肉麻的稱頌贊美,但每個人都是喜氣洋洋。氣氛異常的歡快輕松。

    自從蟲人滅掉藍人族,成為人族北面的鄰居,人族高層就都是寢食不安。

    為了抵御蟲人,所有人族高層都想盡辦法。并花費了無數經費,硬生生建立起一條綿延幾十萬里的堅固防線。

    但所有人都知道,這條防線擋不住蟲人。

    所以,人族大半滅元彈都放在南冰和北冰兩個軍團。就是準備情況不妙的時候,來個玉石俱焚。

    誰也想不到,人族的心腹大患,就被高正陽彈指間解決了。

    雖然對岸元氣風暴正在肆虐,讓北冰群山都像海上船隊一般,起伏震蕩。

    但在這個時候,人族高層心里都是充滿了狂喜。

    這一戰不但解決了蟲人,還讓他們看到了高正陽的無敵神威。有高正陽帶領人族,他們還有什么可畏懼的。

    什么魔族,什么金剛族,算的了什么?

    我們大人一個不高興,就能滅了這群家伙。

    在人族強者心中,蟲人無疑是最危險的敵人。魔族次之,金鋼族最次。

    蟲人都不堪一擊,魔族和金鋼族又算了什么。

    眾人越想越是興奮,越是歡欣鼓舞。這種發發自內心的喜悅,也讓眾人拋棄了節操,對高正陽瘋狂贊美稱頌。

    唯一冷靜的就是勾陳了,他對這個結果并不算太意外。

    嚴峻注意到勾陳的淡然,他湊過來探詢的問:“長官、”

    勾陳擺擺手:“我沒事,只是大人怎么還沒回來?”

    嚴峻正要說話,??巒蝗凰擔骸按筧巳チ松廈??!?br />
    對岸的元氣風暴對天網也造成了強大沖擊,但在北冰群山中,有無數的監視法器。

    高空上強烈的元氣反應,立即引發了??碌淖⒁?。

    ??碌髡艘幌鹿餼?,上面很快出現了高正陽的身影。

    云天之上,罡風呼嘯。

    高正陽的身后,長長血神旗飛揚卷收,獵獵飛舞。他身上的暗金盔甲,則異?;撈沒?,又有種巍然如山的氣勢。

    光鏡上的云天無比廣闊,但高正陽一個人的身影,卻似乎是執掌至高權柄的天地之主,帶著無盡的威嚴。

    高正陽對面的五位魔主,一個個氣勢不凡。但站在高正陽面前,卻如同臣子一般,氣勢上已經被完全壓制住。

    魔主很少親自露面,在場的眾人也認不出誰是誰。

    但通過魔主身上的氣息,勾陳和嚴峻等強者卻能做出判斷。

    站在最前面的黃衣男子,目光昏黃又深沉,身上充滿了深邃又陰沉污穢的氣息。一定是最為古老的黃泉魔主。

    一身紫光閃耀的是紫虹魔主。若有若無如同陰影的是陰影魔主。氣勢最為浩大的是無量魔主。滿身鋒銳劍氣的天痕魔主。

    這幾位魔主一個個神色復雜,在高正陽面前,似乎都顯得很拘謹。

    在嚴峻等人看來,這幾位魔主明顯的怕了高正陽。這種畏懼甚至無法掩飾。

    嚴峻和勾陳他們到是能夠理解,剛剛目睹高正陽絕世神威,誰能不怕?

    十三階強者也許看不到高正陽力量上限,卻至少清楚,他們和高正陽有著無法彌補的巨大差距。

    強弱懸殊,對上高正陽豈能不心虛,豈能不畏懼。

    勾陳看著有些畏縮的幾位魔主,心里甚至生出了幾分同情。

    這幾位,好歹也是活了幾十萬年的絕頂強者。

    幾位魔主也不是真的畏畏縮縮,只是氣勢完全被高正陽壓制住,顯得有些狼狽。

    空中到處席卷的元氣風暴依舊狂躁,光鏡上呈現出的畫面也不斷抖動。不時還蹦出一些噪點光斑。

    但畫質基本還算清晰,這也讓凌云大營中的眾人感到滿意。

    現在沒人為高正陽擔憂,所有人都覺得五位魔主必敗。大家睜大眼睛,只是想看清楚高正陽怎么轟殺魔主。

    剛才高正陽斬破蟲人眾多母巢,因為隔著殘破的思維囚籠。誰也沒看清楚全部過程。

    這一次,大家都想看看高正陽到底用的什么神通!

    五位魔主也能感應到人族法器的窺視,但高正陽就在面前,他們也沒心情去別的事。

    其他人族窺視就隨他們去吧。反正不會有實質影響。關鍵是如何應對高正陽。

    幾位魔主都不動聲色的掃了眼龍皇戟。高滾拿在手里這柄長戟,雖然外型很是威風霸氣,卻看不出別的什么。

    但幾位魔主剛才看的清楚,高正陽就是用龍皇戟斬殺蟲族眾多強者。龍皇戟呈現出斬殺一切的威勢,讓幾位魔主都是暗自心驚。

    高正陽自身力量不好說,這柄龍皇戟卻肯定不一般。

    可惜,龍皇戟和高正陽氣息渾然一體。別說高正陽握在手里,他就是把龍皇戟扔在地上,也沒人能搶的去。

    五位魔主都很忌憚龍皇戟,卻沒什么克制的辦法。最難受當然是天痕魔主。他覺得龍皇戟這么強橫,大半是因為天痕劍的緣故。

    天痕劍要是在他手里,高正陽就沒有了龍皇戟,更不能如此囂張。

    這件事,天痕魔主真是越想越氣。

    其他幾位魔主也不想說話。這時候說什么,都有點尷尬。關鍵是,雙方勢同水火,說什么也解決不了問題。

    高正陽也很有興趣的打量著幾位魔主,黃泉他見過。紫虹魔主也接觸過。天痕魔主,嗯,天痕劍被他搶了,也算是熟人。

    幽影魔主和無量魔主,都是第一次見。這兩位魔主力量特質非常明顯,很容易辨認。

    高正陽打量一番,才對黃泉魔主微笑說:“一別千載,沒想到在這里與君重逢。are you ok ?(你還好么?)”

    高正陽用藍星的某種語言表達關心,自然全是調侃的意味。

    黃泉魔主不懂這門語言,但不妨礙他聽懂其中含義,更不妨礙他理解其中調侃譏諷的意味。

    黃泉魔主的生命太古老了,古老到幾乎沒多少情緒。高正陽小小調侃譏諷,自然不會讓他動怒。

    他也微微一笑說:“幾千年前,我在天岳都外請閣下喝了三杯青蓮酒。現在想起來?;腥繾蛉??!?br />
    高正陽哈哈大笑,“不錯不錯,青蓮酒,我記得,是我喝過最有勁的老酒。你還有么?”

    黃泉魔主深深看了眼高正陽,不清楚他是故意挑釁還是有別的目的。

    他笑了笑:“閣下想喝,自然是有的?!?br />
    黃泉魔主一翻手,拿出一個古樸青銅酒壺。他一拂袖,青銅酒壺就落在高正陽面前。

    “至污生純,至穢生美?!?br />
    高正陽嘴里說著,一面拿起青銅酒壺,“這兩句話,到是說出了陰陽轉變的至理?!?br />
    高正陽拿起酒壺的壺蓋,就這么仰首‘頓頓頓’的狂喝了幾大口。

    青蓮酒以黃泉至陰至穢之氣煉成,匯聚了諸天無數怨氣。

    黃泉魔主釀造青蓮酒,也是為了打磨自身修為。這等青蓮酒,他自己都不敢多喝。

    眼看著高正陽一口氣喝了大半壺青蓮酒,卻沒什么反應,黃泉魔主心里一陣冰冷。

    青蓮酒可以說是他得意之作。以酒化道,一滴酒就能毀滅億萬生靈。十三階強者,一杯青蓮酒下去,也會被無數怨氣侵蝕神魂,發瘋而死。

    幾千年前,高正陽連喝三杯青蓮,卻若無其事。已經讓黃泉魔主驚嘆。

    也正是那一次,黃泉魔主意識到青蓮酒還有很多不足。這幾千年來精心專研,改進了青蓮酒,大大提升了威力。

    這一次他本來還想故技重施,想辦法讓高正陽喝兩杯青蓮酒。沒想到,高正陽主動要喝青蓮酒。更沒想到的是,高正陽喝了大半青蓮酒,臉色都沒變。

    “你釀的酒有進步啊,比以前口感更好了?!?br />
    高正陽舉起酒壺又狂灌了一會,青銅酒壺很快就倒空了,他意猶未盡晃晃酒壺,“老黃,你這也太小氣了?!?br />
    黃泉魔主只能苦笑,他最強力量轉化的青蓮酒被高正陽狂喝了一壺,對方若無其事,還嫌他酒少。這太打臉了。

    這就像高正陽站在那讓他先砍一百刀,結果一百刀下去高正陽沒事,刀卻斷了。

    對于十三階神主來說,這是徹頭徹尾的失敗。

    黃泉魔主也真的絕望了。現在的高正陽,和他們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無怪能輕易滅掉蟲人全族。

    其他幾位魔主也都是同樣的絕望?;迫е饕恢鋇鈉嘰竽е髦兇釙空?。他的青蓮酒都奈何不了高正陽,天煞老祖法相也早就破了,他們還能有什么辦法?

    黃泉魔主用神識和幾位魔主商量:“現在的高正陽太強了,我們認輸吧?!?br />
    他強調說:“認輸還有活路?!?br />
    其他幾位魔主都很不情愿,但他們也要承認,投降認輸是唯一活路。

    黃泉魔主和其他幾位魔主達成一致,他對高正陽說:“閣下神威蓋世,武絕諸天,我等深深佩服?!?br />
    他頓了一下正色說:“我等愿率全族歸順閣下,從今以后,任憑差遣,出生入死,絕無二話?!?br />
    黃泉魔主這話一說出來,凌云大營中的人族強者們都沸騰了。

    和人族斗了幾千年的魔族,這就投降了?這也太輕易了吧?

    但是,高委員長神通無敵,對方不投降就只有死路一條。說起來,這幾位魔主也是明白人,審時度勢,直接就跪了。

    人族要是能吞并魔族,好處就太大了。高階魔族和人族在生命形態上特別接近,生活習性上也頗為近似。

    真要能完整的吸收融合高階魔族,對人族力量是巨大補充。

    還有無數低階魔族,可以當做苦力挖掘資源。填補人族勞動力上的缺口。

    當然,吸收魔族也會生出許多嚴重問題。但和好處相比,這些問題顯然都能克服。

    能站在這個位置的人族強者,都能以開放目光去看前景。而不是只看兩族恩怨,只看過去。

    勾陳看著喜形于色的眾人,冷然說:“肅靜。諸事盡決于大人,輪得到你們說話么?!?br />
    眾人神色一凜,再不敢亂吭聲。沒錯,這事可輪不到他們做主。

    虛空之上的高正陽,其實也聽到了眾多人族強者的議論。但他和這群人想法可不同。

    高正陽對黃泉魔主一笑:“你請我喝酒了,我怎么也要回禮才行。來,喝了這杯血酒,我們就是朋友了?!?br />
    他一拂袖,五杯透明玻璃酒杯就出現在五位魔主面前。透明的酒杯里,鮮紅如血的個酒微微蕩漾起伏,散發出某種奇異酒香。

    五位魔主看著血酒,卻看不出有什么特殊。只覺血酒香氣淳厚又濃烈,只是聞著酒香就讓他們有微醺的感覺。

    這酒肯定不一般,喝還是不喝,卻是個問題?

    五位魔主從沒想過,他們有被人逼酒的一天。而且,連拒絕的權力都沒有。

    堂堂魔主淪落至此,就算是黃泉魔主心如古井,也覺得一陣悲涼。

    但打又打不過,跑也跑不掉。這杯酒能不喝么?

    黃泉魔主長嘆一聲,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www.eorgb.icu 本站所有小說均轉載于網絡,若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應,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