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位置: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 科幻變異 > 無相進化 > 第一千零三章 天地人三符

我叫mt4qq一区邀请码:第一千零三章 天地人三符

    天穹夜幕,苦海無涯,星辰幻滅。

    一顆九色大星從夜空掠過,所過之處,光明驅逐黑暗,令夜空化為白晝。

    此刻,天刑星已經離開了火蠻族上空,以秦長風現在的修為與地位,本命星已然可以脫離試練塔的桎梏,完全由他來掌控了。

    當然,其中發揮最大作用的,還是御古天帝親封仙君,令他成為火種計劃執掌者,極大的提升了他的權限。

    亙古天星如一艘不滅戰船在虛空疾馳,橫渡苦海,由白芷指路,即將去往晟天獲取仙問傳承的地方。

    仙問,自然便是晟天所施展那一式時空合道的恐怖神通,天道責問,有沒有正確答案,都將是無量災劫。

    秦長風除了想要通過此行掌握仙問一脈的完整傳承繼而找到晟天的功體破綻外,更像借此解開他心中存在已經的一個巨大疑問……關于他的前世!

    從完美世界帝關前,葉凡助他召喚那道施展過時空仙問的過去道身開始,這個疑問就開始浮現。

    接著無仙符,還有那個數次出現,背負仙劍的仙國白衣女子……都在一次一次的證明,他似乎有著一個神秘而未知的過去。

    根據已有的線索推測,若無意外的話,仙問這一脈的傳承縱然不是由他的過去所創,也必然有著極深的聯系。

    而且,他們此行的最終目的地,赫然正是太初島,那個白衣女子曾經讓他飛升天界后一定要去的地方。

    一切,都仿佛冥冥中早已注定……

    太初島所處的位置之詭異與偏僻,實在出人預料。

    以天刑星為舟橫渡苦海,竟然也用了將近五十年才接近其外圍。

    事實上,上古道戰,整個天界都被打得四分五裂,幾乎崩潰,原本五十座巨大仙陸只剩下不到一半,很多地方都成為虛空斷層,時間錯亂的禁區,有的地方甚至仍有帝尊之力殘存,仙王都無法進入。

    而那已淪為廢墟的太初島,更據說是那場道戰的核心戰??!

    如此花費數十年的時間趕路,也就不足為奇了。

    況且對于仙人而言,五十年實在算不得什么。

    從外圍到目的地,仍虛一段不短的行程,從高天俯瞰,只見下方盡是一塊一塊漂浮在苦海上的碎島,其上全都是殘垣斷壁,至今仍舊散發瑰麗光澤的磚瓦與聳入天云的殘破宮殿,隔著萬古歲月,向他們展示了這里曾經有一個何等強大的勢力。

    從邊界開始,一直向前,所見到的一切,都是其遺跡。

    甚至還有漂浮在天空中宮殿群,比秦長風在上蒼見過的天庭帝宮都不遑多讓,可惜也被打崩了,支離破碎,死氣沉沉,不見昔日的輝煌。

    天刑星上方,赫然聳立著一座以星光凝聚的高臺,如祭壇一般,秦長風、朝雪和玉奴仙子還有白芷正在其上。

    秦長風盤坐中央,雙目緊閉,神情古經無波,無論天刑星是從危險的時空裂縫中穿過,還是轟碎一片堅若仙金的遺跡殘骸穿過,他都淡然不動。

    身外,三道璀璨之光,是為三口永恒符劍,全都劍尖向上,劍柄倒懸環繞己身。

    三口符劍自身在旋轉,相互之間也組成一個圓環,圍繞秦長風急速轉動,如眾星捧月。

    天、地、人!

    災符三式,赫然已經全部出世??!

    五十年時間,借助天刑星與三災的本命聯系,秦長風按部就班地將“地”字符箓與“人”字符箓推演了出來。

    事實上,憑借對三災的至深領悟,三大災符相對而言,本就是最容易推演的。

    三大符劍伴主而旋,符光在它們組成的圓環之間彌漫,組成三部符道圣經一般。

    隨著時間流逝,這些又符箓組成的經文,似要凝聚成一條條永恒的秩序之鏈,將三口附件連接在一起,從而令它們成為一個整體。

    無形中,有一股并不如何威嚴暴烈,卻令人不由之主感到元神顫栗的氣息自其中幽幽彌漫……

    只不過,每當三口符劍在符文仙經中各自虛化,也要化為符文合一時,都有多則數百道,少則數道的秩序鏈條突然崩斷,令融合終止。

    這意味著推演出“地”字和“人”字符箓后,秦長風在天、地、人三符合一衍化天刑上遇到了阻礙。

    “誰敢進入吾之領地?死來!”

    突然一聲暴喝,九天雷霆轟鳴般響起,令原本死寂的虛空瞬間沸騰,接著一道高大雄渾的黑色人影出現在天刑星前方,漆黑的雙目內灑落茫茫幽火,令被天刑星本命星光守護的朝雪和玉奴都同時一顫,感到難以抵御的恐怖殺意。

    更為駭人的是,其眉心還有一道裂縫,從其中露出一枚豎眼,眼珠為重瞳!

    這枚重瞳目光所落之處,連天刑星的星光都被壓制,像太陽的輝芒將被黑夜吞噬一般。

    “這是……帝楚仙君?!”

    看清此人面目之后,玉奴登時瞳孔一縮,驚呼出聲。

    原來此人與上蒼天庭過去的一尊無上仙君極為相似,尤其是眉心重瞳豎眼,更為萬古罕見的標志,整個上蒼天庭的歷史記載中,也只出現過他一人而已。

    這位帝楚仙君,曾以蓋世天資震撼上蒼,修行不到千年,便晉升仙王,可與帝尊之下的至強者爭鋒,被公認是最有可能成為天庭新天帝的人。

    只不過在那場帝尊都隕落的驚天大變中,這位潛力無窮的年輕仙君消失無蹤,從此再也沒出現過,最終慢慢被人遺忘。

    自被天帝指認為秦長風女使后,玉奴幾乎閱盡暗決司收藏的歷史典籍,因此才第一時間想到相關記載,認出這位曾經的天庭無上仙君,卻沒想到他原來是隕落在了這里,難怪無人知曉他的下落。

    “此地,仙神葬地,死者長存,生者無生!”

    古音滔天,渾身一片幽暗的帝楚仙君三只眼珠內同時射出三道仙光,幽暗漆黑將天刑星光都吞噬,可怕無比,像是不斷向前蔓延移動的大道黑洞一般。

    “轟!”

    一聲轟鳴,三次碰撞,秦長風身外三口符劍同時飛出,分別與三道黑暗仙光針鋒相對。

    無邊的黑暗洶涌,來自吞噬與毀滅的大道波動,甚至令人感受到幾分終極詛咒的意味,恐怖無邊。

    不過最終卻還是被三口符劍斬滅,永恒之力亙古長存,黑暗仙力不但吞噬不了它,到頭來反倒是自己被符文劍光磨滅轉化了,令天地人三大符劍是若驚鴻,以三才陣型飛到帝楚仙君面前。

    劍光一閃,一切仿佛陷入無法動彈的死寂,三道劍光自其三只眼珠內一透而過。

    “嘭!”

    帝楚仙君頭顱直接暴散,接著是身軀,被三種相互糾纏的符文劍光迅速斬滅……天、地、人三符雖然還未能衍化出天刑奧義,但也依舊開始展現超脫于永恒符箓之上的可怕威力。

    “咦?有意思……”

    秦長風霍然睜開雙目,并從地上長身而起,一來前方的危險越來越多,他需要親自為天刑星這艘船掌舵,二來眼前發生的事引起了他的興趣。

    只見被三大符劍斬碎的黑暗仙君,須臾之間,竟然又在前方數百丈外重新凝聚了身形。

    只是這一次,身上的黑暗明顯比之前暗淡了許多,那種威嚴雄渾的氣勢也大為減弱,甚至有一種半透明的虛幻之感。

    “你究竟是死是生?”

    “不死不生,你身上有著天庭氣息,但萬年之前我沒見過你,難道是后起之秀?”

    黑暗仙尊望著秦長風目光驚悸,萬年之前,整個天庭的仙君中,能接下他這樣三記目光的人都不多,更別說輕描淡寫的將之擊潰了嗎,對方的強大遠超他預料。

    “帝楚,你的時代已經結束了,我正缺一名無敵戰將,你若愿意,我帶你離開這里回天庭,那才是你該在的地方?!?br />
    玉奴自然是第一時間將帝楚仙君的資料傳給了秦長風,而秦長風對這位仙君此刻的狀態十分好奇,竟能被天地人三大符劍同時斬滅后又重新凝聚,于是便生出索性將他收服慢慢研究的打算。

    當然,無論是在天界還是在上蒼,他也的確需要這樣一個強大的幫手。

    然而對于秦長風的誠心招攬,這位不生不死的黑暗仙君卻哂然道:“帝楚如果愿意臣服,當年也不會葬身此地了?!?br />
    “那咱們換個說法,你我做一筆交易,你替我戰斗殺人,我帶你離開并回天庭,如何?”

    秦長風淡笑,心中卻暗自感慨,自己果然是沒有點王霸之氣的天賦。

    “好,如果你能活著離開的話?!?br />
    帝楚仙君并沒有遲疑多久,上萬年來,秦長風是他見過的第一個能將他擊敗的人,雖說嘴上不服,但心里卻已經接受了大半,強者的世界里,終究一切以實力為尊。

    隨后有著帝楚仙君領路,一行人比之之前竟然還順利不少。

    不知過了多久,當前方仙霧飄繞,看到兩根巨大的天柱聳立時,天刑星停止前行,他們終于來打太初島的核心位置。

    埋藏了上古仙國的至高秘密與傳承!

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www.eorgb.icu 本站所有小說均轉載于網絡,若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應,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