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位置: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 玄幻魔法 > 悲風公爵 > 第1192章 激戰(上)

我叫mt4宝藏任务:第1192章 激戰(上)

    更為強大的魔物從黑森林中涌出,而且不只是一頭兩頭的問題——用肉眼估算的話,數目至少上百!

    倫德騎士眉毛不由自主地抖動起來,雖然他沒有看到那些魔物后面有什么更強大的魔物緊隨著,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些魔物不可能是憑空冒出來的,如果它們身后沒有更強的魔物,它們不可能表現出這副似是在‘亡命奔逃’的姿態。

    這世上最為能夠讓人感到恐懼的事情莫過于‘未知’,而現在,他們就正面臨著這一種情況。

    一頭或者更多的強大魔物沒有現身,反而是躲藏在黑森林之中,伺機而動。

    倫德騎士深深吸了口氣,側頭吩咐道:“通知領主大人,跟他說,我們可能有麻煩了?!?br />
    作為有可能成為‘黑森林戰線’總指揮的他擁有這個權利,如果凱爾騎士從總指揮的位置上退下,那么最有可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就是他。

    與凱爾騎士同齡的托索羅騎士并不打算接任,所以倫德騎士也就自然而然的成為了長城系統中名正言順的‘第二人’。

    士兵沒有半點遲疑,急忙跑開,去向那些法師通報這件事情,讓法師們把情報傳遞回去。

    看著時機也差不多了,倫德騎士拉下水晶面罩,隨著面罩與頭盔完成連接,魔力緩緩注入到法陣當中,控制面板和一些數值便展現在他的眼前。

    風速、距離等數值一一顯現,倫德騎士拿起放在一旁的長弓,目光牢牢鎖定了一頭魔物的腦袋。

    只見那弓弦瞬間繃緊,長弓也被拉成了一個滿月,哪怕佩戴著一個全封閉的頭盔,他也仿佛能夠嗅到‘風的味道’。

    這是他永遠都無法拋棄的事物和理念,他的父親和老公爵都是這么教育他的——作為一個弓手,便要學會感知‘風’,并嘗試著讓自己也融入其中,只有這樣,他才能夠掌握箭的‘動向’。

    倫德騎士在心中倒數,因為那頭被他鎖定的魔物還沒來到最佳射擊距離,再等三秒……

    嘭!

    此時,弓弦炸響,搭在弦上的長箭被猛然射出,氣霧在長弓前方不過三呎處緩緩擴散,倫德騎士放下長弓,活動了一下右臂,看著弓身隨著弓弦顫抖的長弓在支架上不住跳動,嘴角浮現一抹微笑。

    他沒有在意那支被他射出去的箭矢,因為在箭矢射出的那一個瞬間,箭矢便不再受他的控制,而且,他也不會去控制箭矢!

    作為一個弓手,他有著自己的執念和堅持。

    開弓就沒有回頭箭,射出去的箭矢只有兩個結果,要么是射中目標,要么是偏離目標,而在倫德騎士的眼中,只要沒能射中他設定的目標,就全都是射偏了。

    但很可惜的是,在接受了老公爵的冊封之后,他射偏的次數僅有三次,而這一次,也不會例外!

    箭矢撕裂了大氣,轉瞬間便已經突破了音速,尖銳的箭尖發出了興奮的叫喊,在它的歡呼聲中,它恰好出現在了那頭魔物的腦袋前,而在幾秒之前,那頭魔物卻還在幾十呎以外。

    箭矢穿顱而過,懷著無比的驚恐,魔物還在繼續向前奔跑,而那只箭矢已經被它落在身后,箭頭帶著半只箭身沒入板結的大地和鋪在地面上的那層血肉當中。

    剩下的半截箭身暴露在空氣中,沒一會兒,從后方跑來的一頭魔物一腳下去,十分輕易地便把箭身折斷,它甚至還沒有感覺到半點阻礙。

    那頭被箭矢穿顱而過的魔物繼續向前奔跑,可是不知怎么的,它就感覺到了力量正在從自己的身體內快速流逝。

    猩紅的液體從頭顱和下巴處如噴泉般汩汩涌出,可魔物自己卻什么都沒感覺到,它在疑惑為什么自己的力量會不斷流逝,它在恐懼自己的力量正在不斷流逝。

    但哪怕是茍延殘喘,它也在繼續向前奔跑,直到無力倒下,看著其他魔物從自己身邊、身上跑過的時候,它也還是沒有放棄。

    可是視線正在慢慢變黑,它也沒有力氣去匍匐爬動,更沒有力氣叫喊。

    它死了,卻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

    而紛亂的戰場上,也沒有人會注意到它,因為它已經死了,沒有威脅的魔物不值得去注意。

    一部分的火炮早早調轉了炮口,在其他火炮仍在洗地的時候,這一部分的火炮就已經把城門之前那片區域的魔物完全清空。

    在漫長的國境線上,并非每一段長城都會同時面臨‘獸潮’的威脅,所以他們能夠靈活地調動軍力。

    而在長城防御系統建立之初,‘冗余系統’的建立就已經劃入日程,這也就代表著這個抵抗黑森林的第一條防線除了先進的通訊系統和運輸系統以外,還擁有著足夠多的‘后備軍力’。

    他們完全可以不用擔心會有什么魔物能夠突破這一條方向……可是,事情總歸還是有例外的。

    在城墻里的五個魔能絞盤的牽扯下,第一道封閉城門的大門緩緩向上升起,而其后的雙開門也在另外兩個絞盤的牽引中,緩慢向兩邊打開。

    沉重的城門正在打開,光明也重新出現在了全副武裝的騎兵們眼前。

    為首幾位騎士身下的戰馬也如他們的主人一般披上了厚重的甲片,可是它們非但沒有表現出痛苦,反而興致十足。

    肉眼可見的氣霧從戰馬們的口鼻中噴出,隱藏在甲片之下的,是支撐起了它們身軀和甲片的動力外骨骼。

    除了悲鳴之風公國以外,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如此財大氣粗,給幾個騎士團的戰馬也裝備上‘動力外骨骼’,因為相比較動力外骨骼,戰馬顯然更加便宜,而且在一場戰爭過后,戰馬就完全有可能死亡、殘疾,對于其他國家而言,他們不可能做出這種奢侈無比的行為。

    然而,也只有在真正使用過之后才知道,當戰馬也裝備上動力外骨骼之后,能夠給騎士們帶來多大的增幅。

    擁有了更強的負重,意味著能夠攜帶更多的武器,而且不會對戰馬的四肢和腰背造成損傷,這便避免了在走上戰場之后,因戰馬出問題而導致的一系列問題。

    蘇曼騎士極目遠眺,心緒不寧地望著遠方,她總感覺接下來肯定會有什么事情要發生,有一種不嫌的預感。

    可是他們必須要出擊,上百頭的強大魔物肯定能攻上長城,他們所要做的,就是攔截那些魔物,并將其殺死。

    那些魔物至少能夠做到可以抗下或者躲避常規火炮的攻擊,否則也不會出現‘緊急警報’。

    視線掠過了戰馬背著身后的‘武裝帶’,蘇曼騎士除了一些備用武器之外,剩下的全都攜帶了當量巨大的延時炸彈。

    因為他們接下來要攔截上百頭強大魔物,如果不準備一些這些東西,能不能把那些怪物攔下來還要兩說,更別說殺死它們了。

    一些騎士要坐鎮長城,最為強大的倫德騎士更是要指揮戰斗,無法隨著他們一起沖鋒。

    不過幸好他是一個弓手,可以隨時支援他們……

    “拉下面罩!”隊伍前方的騎士忽然一聲大吼,其他騎士和騎兵聽從命令,紛紛拉下面罩。

    魔力注入面罩當中,數值與控制面板逐一顯現出來,所有人都安靜地坐在馬背上等候系統啟動。

    隨后又是一聲“沖鋒”響起,所有人不約而同地掏出了步槍,雙腿一蹬馬腹,戰馬便心領神會地邁開四肢,帶著機械的轉動聲興奮地跑向戰場。

    時代變了,這就是新時代的戰斗方式!

    。

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www.eorgb.icu 本站所有小說均轉載于網絡,若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應,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