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位置: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 歷史軍事 > 韓四當官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只言片語

我叫mt4历史石碑3:第一百一十五章 只言片語

    誰也不曉得兩廣的情形,韓秀峰只能跟潘二一樣幫杜三往好處想,就這么一邊聊著一邊收拾行李和被褥。

    “潘兄,差點忘了,我們還有一罐藥呢?!焙惴宕右桓霾及鍶〕鱟壩薪鵂δ傷男√展?,小心翼翼拔掉塞在罐口的布團,走到窗邊看了看,又舉起來嗅了嗅。

    “你忘了我可沒忘,”潘二接過陶罐笑道。

    “沒忘咋不想法拿出去換點銀子?”

    “四哥,這兒是京城,走到哪兒都有藥鋪。在我們老家金貴的藥,在京城不一定金貴。再說我們又不急著用錢,不如先留著?!?br />
    韓秀峰沉吟道:“留著也行,不過不能留太久。你想想,砒霜放久了都毒不死人,這藥估計也差不多?!?br />
    “這我還真沒想過?!?br />
    潘二下意識舉起陶罐嗅了嗅,正準備說等會兒去找幾個藥鋪先打聽打聽金雞納霜的行情,大頭在隔壁喊:“二哥,還有點剩菜咋辦?”

    “這用得問嗎,留著晚上給任禾那龜兒子吃?!?br />
    ……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任怨因為任禾借銀子給錢俊臣的事窩著一肚子氣,在屋里躺了大半天,剛才尿急出來解手,依稀聽見韓四和潘二在東屋里說砒霜,心想韓四買砒霜干啥。正狐疑,又聽見潘二跟大頭說啥子給他大哥吃,頓時驚出了一身冷汗。

    韓秀峰不曉得他在外頭,拉開門,打算把收拾好的行李往堂屋東廂房搬。

    任怨聽見動靜,急忙跑出會館。

    韓秀峰沒見著他人,就算見著也不曉得任怨因為無意中聽了個只言片語被嚇得半死,喊大頭一起幫著搬,搬好再收拾,收拾完兩間房又一道準備十來個人的夜宵。

    任怨擔心任禾回來后稀里糊涂著了韓四的道,沒敢跑遠,就這么守在胡同口等,等到錢俊臣、任禾、劉山陽回來時已被凍得瑟瑟發抖。

    任禾一見著他就不解地問:“二弟,你守在這兒干嘛,你看看你,臉都凍青了,鼻涕都凍出來了?!?br />
    任怨擦干鼻涕,迎上來急切地說:“大哥,不好了,你不能回會館!”

    “為啥不能回?”

    “那不是啥會館,那就是個黑店!”任怨看了一眼錢俊臣,心有余悸地說:“大哥,韓四要害你,他連砒霜都買好了,跟潘二和大頭說留著晚上給你吃!”

    “什么,他想害我?”任禾大吃一驚。

    “大哥,真的,他們鬼鬼祟祟躲在東屋里商議,正好被我聽見了,聽得清清楚楚!”

    錢俊臣不認為韓秀峰會做出這等謀財害命之事,一把抓住他胳膊問:“任二,你曉得你在說啥?志行啥樣的人我是曉得的,他跟你們近日無怨、往日無仇,怎么會害你們的性命?”

    “錢老爺,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他……他跟我哥素有嫌隙,一定是懷恨在心,想用砒霜毒害我哥?!奔〕己土跎窖艚漚?,任怨抬起胳膊指著天賭咒發誓:“天地良心,我要是有半句假話,天打五雷劈!”

    錢俊臣回頭問:“行之,你與韓四果真素有嫌隙?”

    任禾不曉得該怎么解釋,只能模棱兩可地說:“是……是有些過節,錢兄,不管您信不信,要不是我二弟提起,我早忘了這事!我任行之堂堂的舉人咋可能跟他一般見識,就算有啥事也不會跟他一個胥吏計較?!?br />
    “哥,你忘了他可沒忘,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這地方不能住了,我們還是換個地方吧!”

    “換地方?”任禾越想越窩火,咬牙切齒地說:“他既然起了殺心,想害我性命,我豈能就這么搬走!”

    劉山陽越想越蹊蹺,忍不住提醒道:“行之,捉賊還得拿贓呢,我看這事得從長計議,不能因為令弟的一面之詞就去告官?!?br />
    “要拿贓是吧,錢老爺、劉老爺,我帶您二位去?!比臥掛慘饈兜嬌湛諼奩?,緊攥著拳頭道:“我在胡同口守了一下午,沒人進去他們也沒出來過,砒霜一定還在會館里,找到砒霜不就行了,鐵證如山,我倒要看看他韓四咋抵賴!”

    任禾正在火頭上,不等錢俊臣和劉山陽開口,就大步流星往會館走去。

    錢俊臣和劉山陽對視了一眼,只能小跑著追了上去。

    任禾走進院子,一見著正在井邊打水的韓秀峰便厲聲問:“韓四,你為何要害我?”

    韓秀峰被問糊涂了,把井繩交給剛出東屋走出來的潘二,起身問:“任老爺何出此言,我咋不曉得我要害你?”

    “砒霜都準備好了,還狡辯!”

    “砒霜,哪兒有砒霜?”韓秀峰一臉茫然。

    “韓四,別裝了!”任怨沖上來一把揪住韓秀峰的衣領,聲色俱厲地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砒霜就在會館里,你們下午躲在東屋鬼鬼祟祟商議咋害我哥的話,我在院子里聽得清清楚楚!”

    韓秀峰早看他們兄弟不順眼,冷冷地說:“先把手松開?!?br />
    “是不是見東窗事發想跑,這是京城,你能跑哪兒去?”任怨緊抓著不放,回頭道:“哥,錢老爺,我揪住他,你們進屋搜,一定能搜著!”

    “敢欺負我四哥,看我咋收拾你個龜兒子!”大頭跑了出來,一把抓住任怨的手腕,他手勁兒多大,任怨被勒得生疼,急忙松開。

    韓秀峰整了整衣裳,示意大頭放開任怨,緊盯著任禾問:“任老爺,我韓四哪里得罪你們兄弟了,竟誣陷我要害你性命,還口口聲聲說啥砒霜都準備好了。這事你得跟我說清楚,也勞煩錢老爺和劉老爺幫我做個見證?!?br />
    “韓四,別裝好人,”任怨揉著手腕,咬牙切齒地說:“你跟我哥有奪妻之恨!所以你懷恨在心,想用砒霜毒害哥!”

    “奪妻之恨?”

    “你裝,接著裝,我進去搜,等搜出砒霜看你咋抵賴?!?br />
    韓秀峰想了想下午說過的話,猛然意識到他們兩兄弟為何這么激動,冷冷地說:“任二,這是重慶會館,不是你任家?;峁堇锏拇笫灤∈攣宜盜慫?,我不點頭,看誰敢搜!”

    ………

    PS:剛剛過去的一個多月,我們創造了一個記錄。肘子的新書《第一序列》在某空只有兩百多差評,我們比肘子還火,差評竟高達三百多個。

    原來寫清朝是原罪!

    不光我天天被噴,甚至被人身攻擊。連看不下去幫我在書評區和某空發帖解釋的書友都跟著被噴,都跟著被人身攻擊。

    我不知道這個世界是怎么了,只知道要是沒有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鼓勵,我的心態很可能會被他們給搞崩,韓四的故事很可能堅持不到今天。

    剛接到編輯通知,說安排《韓四當官》在6月1日零點上架,趕緊跟大家說一聲,預訂下個月的月票。雖然收藏少了點,但還是想爭爭新書月票榜,想用成績回應那些噴子。

    再就是我們有兩個交流群,一個是普群,群號978418538,只要是讀者都可以加入;一個是VIP讀者群,群號760351091,需截圖驗證粉絲值(不低于2000)。

    書還沒上架就提這個似乎有點早,也像是在騙打賞,其實不是。

    因為接下來我們的版主、副版主會定期組織一些書評和抽獎活動,選中和抽中的書友有《韓警官》《朝陽警事》實體簽名書等獎品和禮品。同時,我正在想方設法籌集經費,爭取下半年通過抽獎的方式邀請十位書友去韓四家鄉走馬古鎮和韓四做官地方看看的活動。由于經費有限,只能針對正版訂閱的書友。

    最后,再次感謝各位兄弟姐妹,我們已經創造了一個記錄,過幾天我們將一起再創造奇跡,讓那些把“穿清不造反、聚會套電鉆”掛在嘴邊,讓那些“立帖為證”本書會撲,甚至對我和支持我的各位進行人身攻擊的那些噴子看看韓四到底會不會撲!

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www.eorgb.icu 本站所有小說均轉載于網絡,若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應,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