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位置: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 都市言情 > 武俠直播 > 第325章 你想要什么?(4000字)

我叫mt4主线任务:第325章 你想要什么?(4000字)

    這中年文士劉忠,出乎意料地恭敬,甚至恭敬到諂媚的程度,面對葉書時的態度,比他看向董天寶時,還要恭敬幾分。

    董天寶一時愕然:“劉……劉忠你……”

    劉忠不卑不亢道:“寨主,還請莫為與葉先生的一時之氣,而誤了自己的‘終生大事’,須知佳偶難覓,遇見了已是幸運,若是再親手放開,那便是自誤終生了……”

    董天寶聽著這些話,低頭片刻,便在小冬瓜驚喜的目光中,展顏一笑:“沒錯,小冬瓜,我這次回來,確實是為了你和君寶!你是我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人女,若不能當著天下英雄的面娶你,便是一生榮華富貴,我也開心不起來,董天寶更是枉為一個男人!

    三天后,我就在這城里娶你,天下英雄就是見證!

    你……你跟我走吧!”

    四周一時寂靜,便是生前葉書與他的打斗,都被眾人放至一邊,言笑偃偃地看著場中的小冬瓜。

    小冬瓜此時已經歡喜得要昏過去,全身激動地顫抖,起身就要走向董天寶。

    寧拆十座廟,不拆一樁親。

    亂世之中,大伙對于這樣的事情,總是樂見其成的。

    小冬瓜正要前行,葉書手中的無名鐵劍,已經橫在她的身前,不待詢問,便聽葉書淡淡道:“一個女兒家,臨出嫁前,哪有與男方在一塊的道理?”

    周圍人一聽,頓時轟堂大笑。

    “新娘子急著嫁人了!”

    “葉先生這話可大有道理,小冬瓜若是不明不白地走了,以后指不定被街坊怎么笑話呢!”

    “對對對,要娶咱們家的女兒,須得明媒正娶才是!”

    “……”

    小冬瓜聽到眾人調笑,一時羞難自抑,轉身跑進了佛笑樓,秋雪見狀,瞧了葉書一眼,便緊隨其后。

    一片轟笑聲中,葉書又道:“娶親是終生大事,哪有今日提親,三日后便要成親的道理?總得三媒六聘,反倒是遍邀天下英雄這件事,太過招搖……”

    “葉兄弟這話就不對了!”

    出人意料的是,佛笑樓的“鐵匠”卻是先出來反對他:“這時節不太平,難得遇到個心上人,大伙都是江湖兒女,哪來那么多的條條框框,三天就三天,遲就生變了……”

    葉書看向他:“若董天寶有詐,勢必不可能長久占據駐城,三天,又騙邀不服朝廷的人來喝喜酒,你就不怕是他與劉瑾的毒計,用來誘殺眾人的?!”

    此言一出,場中又是一靜。

    董天寶更是面色黑沉難看,他實在是沒想到,葉書竟然會這么直接、這么不留一點情面地當眾說出。

    常理來說,在無證據之前,葉書不是應該偷偷調查么?

    而在一旁的劉忠,更是心里一跳,對葉書的看法,又高了一層。

    “行事冷靜、意決則一意孤行,不計顏面、人情得失,這樣的高手,若真能為劉公公所用……”

    眾人心思百結,不以為然者有之,心中警惕者有之。

    但只是片刻之后,鐵匠就是哈哈一笑:“書寶,你太多心了!天寶早自家兄弟,怎么會害我們?三天就三天,到時大伙都來喝喜酒,高興高興!”

    周圍其他人,也大多如此說法,只有極少數人,看著場中的董天寶,心中泛起遲疑之色,悄然而走。

    一時間,眾人一片賀喜言語,場面一時歡騰。

    仿佛是壓抑太久的狂喜,根本讓人從潛意識中,不想有一丁點的懷疑。

    ……

    葉書望著這些人,眉心清冷感覺越來越盛,遺世獨立,心中突然泛出一股厭煩來:

    這群人,自尋死路,那就去死好了!

    自己神元精進至此,已然不是俗世之人,又何必為了這些呆物的死活,而平白耗費心神、力氣?

    這些人中計死了,張君寶更受刺激,到時領悟太極,自己一旁觀看,不正是自己來此的目的么?

    像先前那般,因為內心對董天寶的觸動,就擅自改變他人生的軌跡,虧著對方依舊走上了邪路,否則若是他繼續當個好人,張君寶又怎么領悟太極,自己豈不是因小失大,平白喪失這天大的機緣?!

    葉書:“……”

    所有的這些想法,沒有一絲質問與情緒波動。

    就像是眉心中,突然出現了另一個自己,靜靜坐在頭頂虛空,看著自己的一言一行,突然問了自己一句,不帶一絲情緒。

    偏偏,又是這種“局外人”的“不帶一絲感情”,最是直指內心。

    一時間,在周圍人的喧鬧聲中,葉書整個人,都面無表情起來。

    沉默了一會,葉書突然輕笑了一聲:“另一面的我,也是個沒有感情的殺手么?

    神元修煉,重領悟,心障也多,一不留神,就性情大變,釋放出自己內心深處的另一個自己了……

    不過依我8個吳彥祖的顏值,沒道理會被這種‘神性’影響……吧?”

    一時間,人群紛鬧、全城皆歡,葉書行走其間,仿佛一個迷途的游人,來到了一個不屬于自己的陌生世界。

    ……

    三日,轉眼即過。

    “書寶,你太多心了!

    我在天寶手下待了兩天,也沒什么奇怪的事情,你就放心吧!

    今天是天寶的大日子,咱們出去看看?”

    張君寶很是興奮,這三天他忙前忙后地張羅,夢里都在恭喜自己這個兄弟。

    葉書靜坐在那里,擦拭著無名鐵劍。

    這柄劍,今天又要飽飲多少人的鮮血、奪去多少人的性命呢?

    只是不知道在殺人的同時,這柄劍,是否存了一份救世、救人之心?

    眼看葉書靜坐擦劍,秋雪旁邊扯了扯張君寶:“你讓書寶靜靜,走吧!我們出去再看看,別真出了事情,我心里總有種不好感覺,天寶最近太與人為善了,以前的他,可不是這樣!”

    “我還是覺得你們多心了!”

    兩人一邊小聲說話,一邊往街上走,事情已經忙完,只待董天寶從城外“天君寨”迎親了。

    想到這里,秋雪也自覺多心:“說起來,天寶和你關系確實好,‘天君寨’這個名字,明顯就是你們兩個的名字,他應該不會害你,是我多心了……”

    “哈哈,天寶這個人,雖然從小想出人頭地,但本性不壞,我相信他!”

    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東城門附近。

    一旁一處食鋪,突然傳來一聲怒斥之聲。

    “給錢給錢!欠你一頓,就這么催命鬼一樣,我以后要是天天吃飯不給你,你豈不是要真變成催命鬼了?!”

    “整座城都是我們天君寨的,你還敢給我們要飯錢?!”

    “打死這個不長眼的狗東西!”

    聲音洪亮,聽不出多少憤怒之意,但隨即而來的痛哭求饒聲,卻是昭顯了他們的言行。

    兩人對視一眼,連忙往那食鋪里趕。

    張君寶一進門,便見里面的鋪面里,一群身形健壯、身著皮甲的天君寨寨眾,正毆打著店小二與店老板。

    “住手!”

    張君寶怒喝聲中,三十六路羅漢拳法,根基沉穩,已是將那打人的幾個嘍啰,盡數打倒在地,一臉怒意:“你們都是天寶手下?怎么能這樣吃飯不給錢,還打人?!嗯?是你!閻龍?你是天寶近衛,怎么也做出這種事情?!”

    吃了一驚,張天寶渾沒想到,本該守衛東門、且是董天寶貼身近衛統領的閻龍,竟然就是這群人的首腦!

    一想到這里,董天寶更是憤怒:“你不想著幫天寶整肅軍紀,竟然還公然惡行!

    走!

    我們一起去見天寶!

    我倒要看看,一向對這些事深惡痛絕的他,會怎么處置你!”

    張君寶是真的吃驚,這兩天他幫董天寶忙前忙后,也見過因為占下城池,多有禍害百姓的天君寨眾人。

    面對這些人,但凡張君寶告訴董天寶,董天寶必定嚴加懲誡,沒有一絲縱容的態度,這也是張君寶對他信心益增,越加毫無猜忌的原因。

    聽到威脅,閻龍哈哈大笑,手指指了指張君寶好一會,這才平息下口中的狂笑,卻是沒再惹事,只是大搖大擺地走出食鋪,留下一句意味難明的話:

    “張君寶,你真把自己當成天君寨的二當家了?

    老大瞧得起你,這才對你客氣有加,可你又知道些什么!”

    說完,竟然就這么大搖大擺地回到了東門城樓,嘲笑地看著張君寶。

    “你們!”

    張君寶怒氣勃發:“不行,我一定要告訴天寶,這些人敗壞他的名聲,以后肯定要給他惹上麻煩!”

    “你冷靜一下!今天是君寶的大日子!”

    秋雪按下張君寶,不知為何,她心中開始泛起一股不祥之感。

    這兩天,駐城周圍不滿朝廷的義士,聽說董天寶成親,幾乎全都來了,哪怕奔波百十里后,只是在董天寶面前露下臉,他們也也覺得值。

    這群人的到來,當然也為駐城帶來的騷亂,畢竟都是些粗豪的人。

    不過亂子也不大,頂多只是口角之爭,了不起打個架,還真沒聽說有誰膽子大,來到董天寶地盤上,還敢搞大事情的。

    可今天,不知道為什么,明明董天寶都在迎親的路上了,這些本該謹慎以待、全力為自家寨主看顧城池的寨中心腹精銳,卻仿佛一個個太過興奮,以致于俱都失了平日里的嚴守軍紀,一個個或大或小,總是在搞事情一般。

    甚至,還有一個勒索、搶掠城中店鋪的。

    若不是張君寶來得早,只怕那店主人,都被眾人打死了!

    “這到底是怎么了!

    明天我一定好好問問天寶!”

    張君寶面色難看,耳聽著城門處,已經響起董天寶到來時的鑼鼓,這才勉強擠出兩分笑意,往著佛笑樓那邊趕去。

    一路上,只聽鑼鼓之聲不絕于耳,人群中的董天寶,靜坐高頭大馬,不時向著街道兩邊的人群點頭示意。

    氣態沉穩,當真如這坐城池的主人一般!

    ……

    看到人群中的張君寶,董天寶先是一愣,隨即向他招了招手。

    “我?

    天寶你叫我?”

    張君寶還如少年時一般,忘記剛才不喜,擠進人群,騎上一匹身后送來的馬匹:“天寶你這時候還有什么事?”

    手上,刻意扯了下馬韁繩,讓自己的馬匹稍落一頭。

    今天是自家兄弟大喜之日,張君寶經歷這些時日,已經知道給董天寶培養他一寨之首的威信了。

    董天寶卻是同樣稍稍勒馬,與他并馬而行,看著兩邊的人群,志得意滿地道:“君寶,你看,這些都是我們打下的江山!

    我們兄弟倆,從小到大,想要做的事,就沒有做不成的!

    一座駐城算什么?

    未來,咱們還會打下更多的城池,我當初想著賺錢買所大房子,可真當我能買得起所大房子時,我卻發現,我已經不把它放在眼里了!

    君寶,只要你肯幫我,以后咱們兄弟倆一起打天下、一起坐天下,沒有人能阻擋得了我們!”

    張君寶滿臉笑意:“好啊好??!不過我不要太多,有豆沙包吃就行了!”

    沉默。

    突然沉默。

    良久,董天寶才笑問道:“咱們剛下山,衣食無著時,你就只想吃豆沙包;現在整座城都是咱們的,你就沒有什么更想要的?

    山珍海味?榮華富貴?

    寶物美人?拳法秘籍?

    只要君寶你說,我一定給你拿過來!”

    “沒有了,今天是你成親的日子,你別想那么多,一會我拿豆沙包當酒行不行?”張君寶玩笑道,他心中已經做好了喝酒準備。

    自己的兄弟,今天成親。

    不當和尚這么久了,為了自家兄弟,喝一杯就喝一杯吧!

    想到這里,張君寶又有些擔心:“我聽人說,酒很辣,還嗆,天寶你喝過酒,是不是真的這么難喝?到時我喝酒之前,要不要吃塊饅頭壓壓肚子???”

    他在這里擔心來去,董天寶卻是聽得沉默。

    許久,董天寶才拍了拍他肩膀,大笑道:“那可不行!今天我們兄弟倆,一定要不醉不歸!”

    ……

    說話間的功夫,佛笑樓已是近在眼前。

    看著小冬瓜騎在非白身上,從佛笑樓里走出,董天寶臉上終現一絲安心,向著葉書抱拳一禮:

    “心寶,多謝你了!

    小冬瓜一直喜歡非白,今天是她的大日子,我想給他最好的成婚禮,便借你非白一用。

    我先帶小冬瓜回營,安頓好了就回來。

    君寶,你幫我先陪著大家喝喜酒,務必勸大家多喝幾杯……”

    PS:感謝閃耀的饅頭的500,起名難于上九天的2000打賞。

    這段低谷,萌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得過,多謝兩位在這時的打賞,以及那些投票的書友,在這個人人自危的時候,能有你們的支持,簡直是太好了,謝謝!

    也問大家一句:你們想要什么?

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www.eorgb.icu 本站所有小說均轉載于網絡,若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應,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