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位置: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 玄幻魔法 > 我奪舍了魔皇 > 261.需要更多人站出來(3更)

我叫mt4刺客暴击流铭文天赋选择:261.需要更多人站出來(3更)

    之前雪域高原一場大戰,蘇夜跟隨陳洛陽一起參加。

    大戰結束后,他暫時還跟炎龍皇輦一起行動。

    閉關修行,也就在炎龍皇輦上尋了一件靜室進行。

    如果不是之前跟陳洛陽同行的話,他現在挑的閉關地點,相當個性。

    既不在原總壇古神峰,也不在新總壇洛陽城。

    他會去的地方,在秦州,原先長春宮所在。

    當初古神教同異族之間的大戰,還沒有最后見分曉。

    陳洛陽一聲令下,蘇偉、蘇夜兄弟倆便帶著人將長春宮整個搬走。

    之后短短時間里,便宣告塵埃落定,讓古神教玄武殿眾人,一時間也有些懵。

    長春宮的人就更懵了。

    不過最終他們也沒有遷回原先自家的山門,只是留了少數人在這里看管打理。

    大部分長春宮門人,還是都來到了洛陽城。

    這里將是未來神州浩土的中心。

    而長春宮現在難得有教主青睞有加,接下來有希望得到巨大的發展機遇。

    不過留在長春宮看管打理的人,也不敢有絲毫放松。

    因為有一位小爺,沒事兒的時候就喜歡往他們這里跑,讓大家膽顫心驚。

    或許是因為當初在長春宮這里突破瓶頸,臻至武帝之境,所以蘇夜對這里很有感情。

    在卸下玄武殿的差事,接任古神教右使的職位后,他更空閑了。

    如果師兄陳洛陽沒有召見他,他平時修煉就喜歡鉆在長春宮里。

    這地方基本快成他住處了,讓古神教和長春宮眾人都哭笑不得。

    現下他也很讓金剛、老壽等人無奈。

    就在教主的皇輦上,說閉關就閉關了。

    不過陳洛陽對此倒不在意,他更關心對方閉關的成果。

    班鴻慶,是他特意留給蘇夜的。

    通過“太歲”洪覆的磨練,蘇夜成功戳破那最后一層窗戶紙,突破至第十三境。

    那對蘇夜來說,是當時最好的陪練。

    陳洛陽讓蘇夜跟太歲交鋒,并不是為了折辱太歲,而是因為那正是蘇夜最需要的。

    而現在,這個對象則換成了班鴻慶。

    把班鴻慶交給蘇夜,并不是為了讓蘇夜或者蘇偉出氣。

    嚴格算那筆賬,首要肯定還是記在夏帝李元龍的頭上。

    而對于班鴻慶,陳洛陽則希望用他來磨礪第十三境的蘇夜。

    如此,則有機會讓蘇夜的破軍星魂和鬼龍槍再次脫胎換骨,去沖擊第十四境,出神的境界。

    蘇夜有這個潛質,同時更關鍵的是,這是屬于他的機緣。

    某種程度上來說,當年夏朝謀他破軍星魂,他大難不死活到如今更習武有成,那么現在的這一切,便是屬于他的機會,只看他能不能把握住。

    既然有陳洛陽在,那他想抓不住這次機會也難了。

    昔日種下的因,于是得今日的果。

    對方當初借他的破軍星魂催生鼎天神訣重現人世,今天就由鼎天神訣來還債,幫助蘇夜,以遠少于正常標準的時間,向第十四境發起沖擊。

    陳洛陽悄無聲息,進入蘇夜閉關的靜室。

    他這一刻,仿佛化身虛無,如同不存在一樣,靜靜看著室內一切。

    靜室中,有兩個人正面對面盤膝而坐。

    一個披頭散發的少年,正是蘇夜。

    而在他對面,則是一個身材高大的青年。

    兩人神色各異。

    那高大青年,面現痛苦之色,雙目緊閉,但神情堅毅,似乎在苦苦支撐什么。

    而披散頭發的少年,原本神色專注,但在陳洛陽進來后,眉頭微微蹙起。

    眼下,正是他全神貫注,精力最集中,感知最敏銳的時刻。

    陳洛陽見狀,也贊許的點點頭。

    他沒有說話,只是雙瞳中的烏光,變作暗金色。

    這暗金色的光芒一閃,蘇夜的神情反而立即安定下來,并不睜眼,蹙起的雙眉則徐徐舒展。

    然后他就仿佛當進來的陳洛陽完全不存在了似的,繼續安心自己的修煉。

    在他和對面的青年之間,半空里有一道筆直的黑線。

    黑線一端,從蘇夜眉心中探出,仿佛筆直銳利的長槍,直刺對面青年的眉心。

    那青年咬緊牙關苦苦支撐,阻擋黑線向自己靠近。

    此刻,黑線的另一端,距離他的眉心,還剩下大約一尺二寸的距離。

    以陳洛陽的眼力,可以清楚判斷,這距離,正在慢慢縮小。

    也就是剛才他進來的時候,蘇夜略微分心,黑線的前刺才略微停頓。

    但此刻蘇夜重新專心致志后,黑線另一端距離對面青年的眉心,便開始再次靠近。

    速度雖然緩慢,但那前進的勢頭,卻仿佛不可阻擋。

    任憑對面的青年汗流浹背,也難以阻止黑線的靠近。

    這青年,自然就是那班鴻慶。

    之前蘇夜隨同陳洛陽一起前往雪域高原的時候,將此人也一并帶上了。

    他眼下的修為實力,一直都處于被禁錮的狀態。

    陳洛陽當初下的禁制,蘇夜隔三差五就加固一次。

    現在雙方的比拼,也并不是真正的武者交鋒。

    否則兩位武帝在炎龍皇輦內部動手,不加節制的話,幾下子就將這里拆平了。

    現在雙方的交鋒,更像是以神魂為依托,進行武道意境上的比拼。

    對外界來說,沒什么破壞力可言。

    但對交鋒的雙方本人來講,其中兇險,并不遜色于真的開打。

    稍有差池,敗者的神魂就會遭受重創。

    這對蘇夜來說,也是相同的風險。

    不過,他到底比班鴻慶還是要多占一點便宜的,所以現在班鴻慶這么辛苦,而蘇夜卻可以借著這次比試,從中汲取養分,不斷升華自己的鬼龍槍。

    而隨著他越來越強,班鴻慶那邊的壓力也就越來越大。

    于是就見那黑線,不斷向班鴻慶靠近。

    直到黑線一端,同他眉心相距只剩下一尺的時候,黑線才再次停下。

    這一次停頓后,黑線不再前進。

    蘇夜的眉頭重新擰了起來,不過不是因為驚覺有人進入自己閉關之地,而是源于他本身,對一些問題還沒有琢磨透徹。

    一尺的距離,雙方就此開始僵持,誰也無法逼退對方。

    班鴻慶也是意志堅定之輩,咬緊牙關死不放松,做最后的抵抗,堅決不讓蘇夜繼續向前。

    陳洛陽看到這里,便走到蘇夜身旁,手掌在對方肩上輕輕一拍。

    他如此動手,并沒有讓蘇夜受傷。

    只是那黑線徐徐后退,收回蘇夜眉心。

    披發少年睜眼,沖陳洛陽笑道:“師兄,你來了?”

    “欲速則不達?!背侶逖羲檔潰骸壩興嘀?,你已經很快了,這時候要戒驕戒躁,避免冒進?!?br />
    蘇夜笑呵呵點頭:“是,師兄?!?br />
    陳洛陽這時則轉頭,視線看向另一邊的班鴻慶。

    黑線收回,不再進逼他的眉心后,他整個人松了一口氣,委頓在地,全身大汗淋漓,仿佛剛從水里撈出來一樣。

    陳洛陽來到班鴻慶面前,低頭看著對方,并不言語。

    班鴻慶虛弱的說道:“我練成鼎天,累這位小兄弟受害,合該我有此報應,只希望事成之后,能給我一個痛快,叫我能于九泉之下,繼續追隨陛下?!?br />
    陳洛陽淡然道:“我以為你會說,為了你的夏朝,為了你的陛下,任何犧牲都值得?!?br />
    班鴻慶沉默不語。

    陳洛陽轉身離開,沖蘇夜說道:“好好用功?!?br />
    蘇夜連忙應了一聲。

    陳洛陽出靜室之后,吩咐手下魔教教眾,好好為蘇夜繼續把關。

    他一路回到自己的靜室內,輕輕敲響隨身玉佩三下。

    青龍三很快出現在面前:“教主萬安?!?br />
    “你們首座現在到哪里了?”陳洛陽問道。

    “稟教主,之前接首座的消息,已經到了渝州,應該很快就能感到洛陽城這邊來?!鼻嗔Υ鸕?。

    陳洛陽點點頭:“人到了之后,命她來見我?!?br />
    “是,謹遵教主諭令?!鼻嗔Φ?。

    之前雪域高原一戰,為求一網打盡,陳洛陽跟陳初華配合了一次。

    兩人光影顛倒,此前一直在暗處的陳初華走到了明處成為誘餌,而陳洛陽則退到暗處,靜心等對方上鉤。

    結果不空魔僧果然中計,毫無懸念的丟了性命,而試圖去牽制陳洛陽的圓嗔魔僧,晚到一步,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徒弟沒了腦袋。

    之后陳洛陽同圓嗔兩個第十四境的武帝強者對決,陳初華等人遠離戰場,也沒閑著,不停掃蕩雪域高原上其他地方的魔佛傳人。

    陳洛陽離開雪域高原的時候,陳初華負責最后的掃尾善后。

    一切收拾妥當后,奉陳洛陽命令,趕來洛陽城這邊。

    等她到了之后,便在已經落地,占據洛陽城正中,由皇輦變作的宮殿里,見到陳洛陽。

    陳洛陽靜靜的看著陳初華,說道:“實事求是的講,眼下局面,反而比當初同異族、黑蓮佛境勝負未分時,更復雜一些了?!?br />
    陳初華頷首,說話也沒有保留:“你神功蓋世,但只你一人,難以照應神州浩土這么大的范圍,敵人遠不止一路,完全可以避實擊虛,不跟你正面沖突,本教需要有更多人能站出來,為你分憂?!?br />
    陳洛陽看著她:“所以,沒時間留給你了?!?br />
    八月飛鷹說

    PS:今日第三更,感謝魔皇“幻羽呀”盟的加更2/2,也感謝其他每一位打賞本書,訂閱本書,投月票給本書的朋友們,謝謝大家!

我叫mt4战士和守护者谁抗凑 www.eorgb.icu 本站所有小說均轉載于網絡,若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應,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